搜索

深套东方明珠定增项目 长江养老金色定增一号、中融信托·融投39号净值“膝盖斩”

时间:2020/6/18 0:13:00来源:
随着近两年市场的大幅调整,前几年实施定增的上市公司有多家公司目前股价与当初的定增价出现倒挂,这让当初介入定增项目的机构资金退出困难,引发了一系列矛盾。
  近期《红周刊》记者就获悉,在2015年百视通吸收合并东方明珠的增发事项中,参与其中的长江养老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简称“长江养老”)就出现大幅浮亏,而在长江养老背后又有中融信托的影子,其发行的中融-融投39号定增股权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就主要投资于长江养老发起设立的长江金色定增一号资产管理产品,而长江金色定增一号最终也投资于上市公司东方明珠的定增项目。截至今年一季末,长江养老金色定增一号的净值为0.3619元,中融信托·融投39号净值为0.3584元。
参与东方明珠定增被套
  融投39号净值“膝盖斩”
  统计数据显示,因监管的宽松,造富效应强烈,上市公司定增规模从2014年开始出现明显大幅扩容,融资规模由2014年的6000多亿元突破到2015年的1.2万亿元,2016年时进一步提升至1.69万亿元。就在增发市场规模持续扩展期间,杠杆资金、通道嵌套、兜底协议等玩法也大行其道,有大量机构资金参与到这个“鲜花着锦,烈火烹油”的市场中,譬如银行等提供优先级资金,券商/基金/信托等提供通道等。
  然而时过境迁,随着再融资新规和减持新规的相继出台,A股市场自2018年以来出现了向下调整,大量基本面乏善可陈的实施定增的公司出现股价大跌,这让投资其中的机构投资人的减持节奏被打乱,进而也导致了投资人、机构、上市公司陷入互相指责中,在这其中就包括了中融信托。
  公开资料显示,中融信托在2015~2016年前后发行了大量投向定增市场的信托计划,但到期后却有不少项目无法顺利退出,如投资于长江养老发起设立的长江金色定增一号资产管理产品的中融信托·融投39号。
深套东方明珠定增项目 长江养老金色定增一号、中融信托·融投39号净值“膝盖斩”  中融信托官网资料显示,中融信托在2015年4月发行了“融投39号定增股权投资集合信托计划”。融投39号拟募资1.06亿元,预计存续期3年半,资金投资于长江养老保险发起的“长江金色定增一号”资管产品。而长江金色定增一号最终投资于上市公司东方明珠的定增项目。
  2014年11月,百视通和东方明珠发布公告称,将通过百视通增发股份、换股吸收合并东方明珠的方式,实现两家上市公司整合。在交易完成后,东方明珠将注销法人资格,其全部资产、负债等并入百视通。百视通还计划增发募集配套资金100亿元。在上市公司于2015年6月16日发布的《百视通新媒体股份有限公司关于发行股份和支付现金购买资产的实施结果、股份变动暨新增股份上市公告》中,长江养老保险的增发股份获配数量为1850.14万股,占比1.3%,涉及金额6亿元左右。
深套东方明珠定增项目 长江养老金色定增一号、中融信托·融投39号净值“膝盖斩”  受换股合并利好的刺激,东方明珠股价在“股灾”前夕最高曾冲至78元,但之后便一路走低,目前股价在10元左右,整体跌幅高达75%以上。若以当初长江养老等机构参与上市公司实施定增计划时的定增价32.43元对比,目前股价也处于严重倒挂状态。
  据《红周刊》记者获得的融投39号管理报告,截至2016年一季度末,融投39号的净值跌至0.8533,长江养老金色定增一号的单位净值为0.8739;2018年底,长江养老金色定增一号的净值为0.4114元,融投39号的净值为0.4023。尽管2019年A股出现强劲反弹,但东方明珠股价仍下跌了8%以上。至今年一季度末,长江养老金色定增一号的单位净值为0.3619元,融投39号的净值为0.3584元。另据中融信托官网信息,截至4月20日更新的数据,融投39号的净值为0.3711。
深套东方明珠定增项目 长江养老金色定增一号、中融信托·融投39号净值“膝盖斩”  东方明珠业绩持续不振
  新冠疫情影响明显
  融投39号的存续期原本为3年,即到2018年10月前减持并分配收益。由于减持新规等新办法的实施,参与定增的股东减持受限,长江养老金色定增一号延期至2019年8月20日,融投39号的到期日先是延期至2019年8月底,后延期至2020年5月初。
  “到今年2月底收到通知,融投39号就清盘了。”投资人黄女士告知《红周刊》记者,“投入100万,5年多后,回本才34万元”。对此结局,黄女士表示很难接受。
  不过,在发行之初,参与方还是非常看好这一项目的。一份当年的推介材料显示,东方明珠具有多重优势:电信传播行业壁垒高,持有全国7张OTT牌照之一,有着强大的国资背景,新媒体电视市场广阔……而且,融投39号募集于2015年4月底,当时东方明珠股价已超60元,“相对定增价格浮盈接近60%”。
  东方明珠合并百视通之后,合并口径下的净利润2016年达到了31.96亿元,但其后年度一路走低,2018和2019年净利润均在22亿元左右。2020年一季报显示,归属于母公司股东净利润为2.86亿元,同比下降了49%。在今年一季报中,公司表示疫情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公司的参股公司正常经营,“新冠肺炎疫情爆发以来,给公司主要业务,特别是文旅板块的经营带来直接不利影响,东方明珠电视塔、世博文化中心、影院等线下聚集性场所,都按照政府相关要求暂停营业。”
  中融信托多个定增项目退出不畅
  除了在东方明珠定增项目上被套,在2015~2016年作为中融信托业务重点的定增、港股市场业务也有很多项目无法实现预期业绩。此前《红周刊》曾多次报道中融信托发行的定增、新三板或港股IPO产品踩雷一事,如《同济堂借壳增发价倒挂,投资人、中融信托、盛世景美梦变“噩梦”》的报道中,中融信托发行的助金80号用于参加同济堂2016年定增,当时同济堂增发价为6.39元,而目前股价却只有3元左右。今年6月初,有十多位助金80号投资人赶赴北京与中融信托展开谈判。
  再比如今年一季度末,中融信托成为*ST兆新的第五大股东,持股4.66%,接近举牌线。*ST兆新今年一季度的股价均价为2.4元左右,目前最新价位在1元附近,此次还曾连续十多天股价低于一元,最低时曾至0.69元,差点面值退市。业绩方面,*ST兆新已连续两年一期亏损,2019年报还被会计师出具非标意见,董监高也声称无法保证年报的真实、准确、完整。而证监会声明认为董监高的免责行为违背了信息披露的基本原则,并迅速启动对*ST兆新违法违规事项和董监高勤勉尽责情况的核查程序。
  (文中提及个股仅为举例分析,非投资建议。)
相关标签:

评论 0条评论

期待你的神评论~
剩余200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

    点击加载更多

    删除操作

    确认删除此条评论?
    删除
    取消